栏目导航

news

装修学堂

主页 > 装修学堂 >

西藏发现了新的豹种群然而杭州出逃的豹子还没找到

发布日期:2022-07-02 01:55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从新闻上得知,在中国西藏东部昌都地区的洛隆县,由国家林草局中南院组织的野外调查证实当地有金钱豹种群存在。

  新闻上说,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南调查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郭克疾称:2019 年— 2021 年,我们在 1200 平方公里、海拔 3000 米至 5000 米的一个区域布设了 300 多台红外相机,累计拍摄照片和视频有 20 多万份,其中拍摄到金钱豹 300 多次。

  通过个体花纹识别技术,目前已识别出野生金钱豹至少有 30 多只,通过对调查数据和国内外的比较分析,西藏东部地区的金钱豹(华北豹) 基本上可以确定(目前)是青藏高原已知的规模最大的野生金钱豹种群。

  380 台相机,1200 平方公里,大约每 4 平方公里不到就有一台相机,这个密度跟我们在山西和顺的相机密度相似。

  个体识别豹的数量在 30 只以上,如果是 3 年的累计数字,则推测还有未识别出来的个体。

  以上描述里有两个很重要的信息:一是该种群规模较大,密度较高;二是经鉴定当地的豹为华北豹。

  中新网拉萨 2020 年 1 月 12 日电 ( 张伟 ) 记者 12 日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丁青县获悉,位于该县怒江河谷区域的生物多样性调查中,首次记录到西藏境内雪豹和金钱豹在同一地点活动的影像。

  2017 年,丁青县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以雪豹为旗舰物种的生态系统研究和保护工作。

  2018 年,在中国绿化基金会及其他社会力量的支持下,双方再度携手,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目前已在该县怒江河谷区域等地布设了超过 50 台红外相机。

  丁青县与洛隆县相邻,均属于昌都市。而昌都市紧邻四川甘孜州的白玉县和德格县,这两个地方都有豹的分布。

  白玉县往东便是新龙、雅江、炉霍等我们相对比较了解的金钱豹在甘孜州的主要分布区,也就是我们熟知的 7 猫之地。

  而昌都以北便是青海玉树的囊谦县,属于三江源地区,我们曾经在当地的白扎林场拍过不少豹子,当然还有雪豹。

  洛隆往南和往西的林芝、波密地区,则一直没有可确认的金钱豹信息。一直要到更往西部的珠峰地区,才会再次出现金钱豹的踪迹——那里属于喜马拉雅山南坡,与印度的印度豹种群相连接,可确认不是华北豹亚种。

  如果鉴定无误,则华北豹的分布区远远大于我们目前认定的秦岭 - 黄河以北的区域,这意味着整个四川、青海以及西藏东部的豹都是华北豹,其种群规模可能远超目前估计的数量。

  考虑到大横断山区是目前中国境内金钱豹分布面积最大、栖息地相对最完整的区域,因此该地区的豹种群规模将远大于目前山西、陕西、宁夏、甘肃的华北豹,可能对该亚种濒危程度的评估有着实质性的影响。

  从地理因素上看,目前已知的华北地区的华北豹与大横断山的金钱豹确实并未相连,而喜马拉雅山的豹似乎和大横断山的豹会更加接近一些。

  比如我们在甘南阿夏进行调查,就是在验证华北豹是否通过岷山北部和秦岭西部的过渡地带相连接,进而形成连续分布。遗憾的是我们并未能证明这一点。

  src=阿夏记录到 10 种有蹄类,猎物丰富,但记录到的大型食肉动物却只有狼

  然而洛隆的豹子看上去和波密、林芝甚至墨脱都没有什么大的地理阻隔,那么究竟是什么阻止了横断山的豹和喜马拉雅的印度豹进行交流的呢?

  如果大横断山的豹子确实是华北豹,那么它们已经跨越了秦岭、岷山、长江、黄河、登上青藏高原,一直向西南蔓延分布了 1000 多公里,却止步于距离喜马拉雅只有 100 多公里的地方,这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当然这些都是开地图炮,自然界的真实情况可能很复杂甚至很偶然,这就是进一步去探索的有意思之处。

  即便是在生物多样性超级高的西南山地,我们也会发现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 7 猫之地。

  这里面起到关键影响作用的是金猫和荒漠猫:很多地方都会发现金钱豹、雪豹,以及它们的伴生猫科:猞猁、兔狲和豹猫。

  然而从青海三江源到四川甘孜州,荒漠猫和金猫的分布都非常罕见,特别是金猫,目前仅在甘孜州的几个地方(新龙、雅江、贡嘎山)有所记录,西藏东部和三江源地区都没有记录。

  很显然,喜马拉雅山东段的低海拔森林提供了一个非常优质的金猫种源地,但青藏高原东部(如新龙)的金猫,看上去却是从更东边的岷山、邛崃山一带扩散过来的。

  它们与喜马拉雅的金猫看上去切割比豹子更加明显。这似乎更加凸显了新龙作为 7 猫之地的独特性和重要性。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豹这样分布广泛的物种,如何才能去做全面的调查?洛隆的调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

  事实上基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大的调查项目能够把全中国的豹子全部覆盖,就像中国很难做到像蒙古国做全境雪豹调查一样,通过一个调查项目搞清楚四川、青海、西藏、新疆、甘肃、内蒙古的雪豹(蒙古国雪豹调查梳理可戳:)。

  但是如果化整为零,以县域为单位,或者以某个种群为单位开展调查,假以时日,则能够得出较为准确的数字。

  在太行山中段的山西和顺县,猫盟 2012 年 -2020 年与北师大合作监测和顺西部的华北豹种群,2021 年与北大合作启动和顺县域华北豹种群调查。

  在四川新龙县,在四川林草局的支持下,北大开展了一轮金钱豹调查,猫盟也有幸参与。

  src=据我们了解,截至 2021 年 10 月,全国使用红外相机调查过金钱豹种群数量和密度的调查点有 8 个,分别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山西和顺县、山西历山保护区、陕西子午岭、宁夏六盘山、四川新龙县、青海杂多县和西藏洛隆县。当然,不排除还有些调查点的结果还没有公开 制图:猫盟

  此外,在西藏昌都洛隆县,如文章开头的报道所言,中南院主持开展金钱豹种群调查。

  这些调查的特点是覆盖面积均达到 800-1000 平方公里或以上,调查的方法规范、数据可靠,将这些数据有效整合,将能够对于中国豹的现状评估提供非常有用的本底数据。

  然而我们依然能够看到很多空白比如中国另外两个豹亚种:云南的印支豹和西藏东南部的印度豹,目前虽然有其分布信息(如印支豹分布于云南西双版纳、临沧等地,印度豹分布于西藏日喀则吉隆等地),但并未看到任何种群的系统调查。

  华北山地的太行山南段、太岳山和吕梁山,横断山区除甘孜新龙县之外的其他县域,青海三江源地区的玉树和果洛州等地,均没有发布过金钱豹种群的科学调查数据。

  2021 年 10 月 8 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白皮书。

  白皮书指出,中国将生物多样性保护上升为国家战略,把生物多样性保护纳入各地区、各领域中长期规划。

  2021 年 10 月 19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意见》,文中指出:到 2025 年,持续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和国家战略区域的本底调查与评估,构建国家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和相对稳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格局,92% 的陆地生态系统类型得到有效保护。

  虎、豹、雪豹这三种豹属大型猫科动物无疑是中国陆地生态系统(除草原、荒漠、沙漠外)得到有效保护的指示性物种。

  目前除了东北虎以外,豹、雪豹的调查还远未有效覆盖这两个物种的自然栖息地。

  如何通过扎实的调查和准确的数据来为这些大猫,以及它们所代表的陆地生态系统制定保护策略,显然是未来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中异常重要的事情。